最新活動
您當前的位置:勵志大學 > 零的焦點
 
背景顏色: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字體顏色: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字體大小: 加大    恢復默認
 

大伯子的行動

小說:零的焦點    作者:松本清張    2014-12-22 15:20:03

宗太郎坐在禎子面前,表情開朗,堅持弟弟一定還沿著。

不能想象地會自殺。憲一沒有自殺的理由。他不會做出那樣的事來的。鵜原宗太郎雖這樣說,但并不能說服法子。

“他活著。他一定在什么地方活著。”

他雖然有力地說,但沒有內容。大伯子的口吻有點魯莽,他確信他的弟弟一定活著,不會自殺。

他的堅信出于對骨肉之親的愛,就像頑固老人。說不出什么道理。孩子默默地等待他的后話,卻沒有。

女招待端了茶來,禎子抬起頭來說:

“可是,事到如今憲一還沒有露面,哥哥,你有什么線索嗎?”

大伯子沒有馬上回答,伸手端起茶碗,吹了吹,答道:

“我也沒有什么線索,不過,他從孩提時代就是不緊不慢的。在娶你以前,有一次,他對我們什么話也不說,一個人去了九州,這一次,不一定去了什么地方,過些天,悄然回來了也未可知。”

大伯子喝了一口茶。

禎子默不作聲。大伯子來金澤做什么?僅僅是為了擔心弟弟,來看一看情況。

可是他的口吻沒把憲一的安否當作一回事。還是在出差的途中順便來玩玩,為了讓禎子放心,隨嘴說了一些不痛不癢的話,表示一下算不上安慰的關切?

“公司辦事處的人是怎么考慮的?”

大伯子察覺到禎子陰沉的神色,心里不能不有所感覺。

“大家都茫無頭緒。在回東京以前一天,突然下落不明,簡直像謎一樣,公司里的人一籌莫展,也給本多先生添了不少麻煩。’”

如果像大伯子說的那樣,憲一心情反復無常,一時藏在什么地方,也不會那么多麻煩。這話不能直說,只能轉彎抹角地反駁大伯子沒有內容的話。

鵜原宗太郎默默地吸著煙,他那開朗的表情蒙上了少許的陰影。禎子想,自己的話還是頂撞了他。大伯子皺起眉頭說:

“總而言之…,憲一這小子真不像話。新婚才幾天,讓禎子操那么大的心。”

看來,大伯子也沒有別的話可說。

“不,不,千萬不要為我介意,可擔心的倒是憲一的安否。哥哥,您說憲一沒有理由自殺,這倒可以放心了。但還有別的可擔心的事。”禎子瞅了宗太郎一眼。

“別的可擔心的事?指什么?”大伯子問。

“是不是會受到別人的傷害?從目前毫無消息來看,有些不祥之兆。”

大伯子把煙頭插進煙灰缸里,笑道;“這不可能。因為憲一沒有被殺的理由。”

還是“沒有理由”。他接著說:

“如果是他殺,一定有怨恨或與金錢有關系。憲一不是那種招人怨恨的人。作為哥哥,我非常了解他的性格。他為人非常膽小,比我懦弱多了。”

宗太郎強調憲一軟弱的性格。

“‘因此,怨恨之類是不能想象的,至于金錢,當時憲一是否掌握著公司的錢?”

“不,好像沒有。”

“那么他也不會帶很多的錢,因金錢被殺害是絕對不可能的,這樣看來,禎子,你的擔憂是杞人憂天。”大伯子努力說服她。

“我也愿意這樣想,可是聽警方說,發現一具身份不明的尸體,我的心亂極了,到能登鄉下去看了一下。”

大伯子睜大了眼睛,凝視禎子說:

“去能登?你去了能登了?”

“是的,說是有一具三十五六歲自殺的男尸。我去看了一下,那是個陌生的人,當聽到特征時,還以為是憲一。”

“什么時候去的?”

“十七日,很晚才回這兒,是在交通非常不便的海岸。”

“在哪兒?”

“在能登西海岸,高洪葉的盡頭,在羽咋換乘公共汽車。”

大伯子似乎沒有反應,重新掏出香煙點燃。

“你又有點神經過敏了,不要想過頭了。”

他終于說出了意見。

“禎子,我以為你先回東京去吧。你與其在這兒多費神,還不如回東京等待消息。”

“嗯,媽媽在電話里也這樣說。”

“是的,你回娘家,或者和你嫂子一起住一段日子。散散心,如何?”

“嗯,我也這樣想。”

“那就這么辦吧。”大伯子說。

禎子凝視大伯子的臉。

“哥哥,您怎么辦呢?”

“我嗎?”

大伯子的表情不很明朗。

“我才來到這兒,想調查一下憲一的行蹤,不過,公司工作很忙,在這兒也呆不長。”

調查?大伯子將用什么方法去調查?禎子想問他,但馬上說不出口。她躊躇不前,是因為看到大伯子似乎對她有所顧忌。這時,電話鈴響了。

“本多先生來了。”領班在電話里說。

“公司的本多先生來了,是憲一的后任,這次為憲一的事真讓他操夠了心。讓他來吧?”禎子拿著聽筒對大伯子說。

“他來得正是時候,我也想見他,向他道謝。”大伯子欠起身來,整理一下坐墊。

本多良雄照例是謙遜地走進屋來。他發現屋里有客人,遲疑了一下。

“這位是鵜原的哥哥。”禎子介紹道。

本多恭敬地屈膝向大伯子施禮。

“讓您多多費心了。”鵜原宗太郎把手支在榻榻米上,向他道謝。

“您什么時候到的?”本多和大伯子面對面坐好。

“今早晨的快車,我曾打電話給資辦事處,是他們告訴我禎子住的旅館。”大伯子微微行禮。

“不用客氣。您累了吧?是從東京直接來的?”

“不,我出差去了京都,從那兒轉過來的。”

“大清早到,真夠嗆。”

“嗯,不過,下了車,看了著早晨的金澤市,非常滿意,我在大街上走了一會兒,真不愧為北國的古城。”大伯子街上香煙,對本多投以微笑。

“嗯…,?”本多一時不知如何回答,朝禎子看了一眼,接著低下了頭,也掏出了香煙。

兩個男人客套了一番,初次見面,雙方都感到局促。不知為什么,大伯子不提憲一的事,先站了起來。

“科干,我還有點事要辦,傍晚再來。”大伯子說罷,向本多施了禮,走出房間,禎子送到他門口。

“那個姓本多的人規矩嗎?”大伯子一邊走,一邊低聲說。

禎子懂得大伯子的意思,心想,該回東京了。

“再見廣大伯子晃動著他的肩膀,朝馬路走去。

看著他的背影,禎子想起從能登回來的那晚上,在車站上看到那個人非常像大伯子,那人淹沒在人海里,看不太清楚,但怎么看,都非常像。可是大伯子今早晨從京都來。那是錯覺把!

回到房間里,本多扭扭捏捏,無所事事。

“是不是我的來訪,得罪了你哥哥?’”說著,他瞇起了眼睛。

“不,不,沒有的事。哥哥還很感謝您哩,快別這樣想。”

“是嗎?”本多哼了一聲,還是有所介意。

本多個早晨來訪,是來告訴禎子,總公司來了電話,迄今為止,鵜原憲一還沒有任何消息。

“你哥哥到這兒來,是不是有什么線索?”本多問。

“沒有。他也沒有明確的想法。”禎子故意隱瞞大伯子說過的話。

“是嗎?本多沉默了一會,忽又想起了什么,問道:

“你哥哥真的是今天早晨到的嗎?”

“呢?”禎子不由地瞅了本多一眼。

“我覺得你哥哥說的話有點兒奇怪。”本多有點臉紅了。

“您指的什么事?”禎子若無其事地追問道。本多說:

“我指的是,他到金澤后,失去街上閑逛。從京都來的快車早晨到站的只有一趟。從京都發車的《日本海號》是二十三點五十分,到金澤為五點五十六分。這時金澤天還沒亮呢!”

禎子不由地一怔。

大伯子確是說從京都乘快車來的。在黎明前的街上閑逛,這話有點兒奇怪。他說的好像是在陽光燦爛的金澤。

大伯子不是從京都來的——禎子的直覺提醒了她。他一定聽誰說過,從京都來的快車,早晨到達金澤。他一時蔬忽,沒意識到冬天的早晨天還沒亮呢。——看來,他說的假話。

禎子立刻想起,那天夜晚在金澤車站人群中那個酷似大伯子的人。那些人盡是從能登輪島列車上下來的。宗太郎是和禎子乘同一列車來的,不過不在一個車廂里。

“本多先生,那天夜晚,我到達的時刻,是不是有東京或京都來的列車到達?”

禎子問。

本多臉上顯現詫異的表情,從口袋里掏出一本小型時刻表。

“你是二十一點二十八分到的…”本多翻了兩三頁。

“沒有。從東京上野發車的是十九點十二分,從京都發車的是十八點六分到達金澤。二十一點二十八分前后都沒有列車到達。”

當天傍晚,本多向禎子報告有關大伯子鵜原宗太郎奇妙的行動。

“今天我在街上見到了你哥哥。他也許沒有發現我,我看到他從一家奇妙的店鋪出來。”

“奇妙的店鋪?禎子問道。

“如果在這兒常住的人,那也不奇怪。可是—…他從洗染店出來。”

洗染店?禎子感到意外。

“離那家店鋪不遠,還有另一家洗染后。我一直盯住他,你哥哥又進了那家店,馬上又出來了。”

“照這樣子,他好像跑遍了全市的洗染店。”

禎子屏住呼吸,說不出話來當禎子聽本多說,鵜原宗太郎在金澤市內的洗染店從這家轉到那家,心中莫明其妙地起了波動。

“他找洗染后究竟有什么事呢?”禎子注視著本多的臉。

“弄不懂。”本多也顯露出不可思議的表情。“夫人,您有沒有線索?’

“一點兒沒有。”

禎子理解本多提問的心情。憲一和他哥哥嫂子生活在一個家庭內。有外部無法窺知的特殊情況。大伯子無端走訪洗染店的奇特行動,本多認為與此有關。

“你哥哥從東京來到金澤,突然去洗染店轉悠,究竟有什么事呢?”

不是大伯子找洗染后有事,而是史一與洗染后有某種關系,大伯子是前去調查的。

“他是不是大洗染店打聽鵜原先生的事?”本多表示相同的意見。

“我想是的,憲一在這兒呆了很長時間。”

憲一這兩年來,在金澤工作。單身漢的他一定有衣服叫洗染店洗。可是,大伯子為何去調查?

如果有此必要,他應該對禎子說明,可他自己一個人悄悄地去調查,又出于什么理由?

“這話不知道該說不該說。”本多一陣子臉紅,局促地說:

“我以為你哥哥對鵜原先生的失蹤,某種程度上是了解情況的。”

禎子不由地一怔,她認為本多的想法有道理。

大伯子離開東京并不容易,因為工作忙,當他得知弟弟下落不明后,也不能馬上來金澤。而現在他卻表示很樂觀。那么他所以樂觀一定有他特殊的根據。

大伯子來金澤后,非常活躍地在尋找這個根據。他說是出差京都后才轉到這兒來的。其實他先秘密地去了能受方面調查情況,如果這是事實的話,他為什么要隱瞞呢?為什么不把自己的行動告訴禎子呢?

他是憲一的哥哥,只有哥哥了解弟弟的一部分秘密。但他不愿意對弟弟的妻子禎子說。

禎子默默地想了一會兒,低下頭,低聲說道:

“我也不清楚。也許是吧。”

“夫人!也許我的想法有點過分了,我沒敢說。我們是不是到洗染店去問一問,你哥哥究竟有什么事要找洗染后。怎么樣?”

禎子抬起臉說:

“不’

本多結結巴巴地說;“這樣做,也許會招致對你哥哥的不信任。但事到如今,這并不重要。你哥哥去洗染店,如果和鵜原先生有關,我們也有必要知道。只是我們不要讓你哥哥知道,偷偷地去問一問洗染后如何?

這也有道理,多虧本多的熱心。大伯子找洗染店的事,或許跟丈夫的失蹤有關。

“我跟您一起去。”禎子下定了決心說道。

“那好。”本多顯露出放心的表情。

鋪子在隔壁房間換上外出的服裝,心想,本多和自己一樣,也對大伯子的行動抱有疑念。這樣看來,本多初次見到大伯子時,對他不抱好感。大伯子也同樣。他曾在走廊上問偵子:“那個姓本多的人規矩嗎?”當時,禎子很不高興,她直覺地感到大伯子提問的意思,也看出他的眼神若有所指,因而想到趕緊回東京會。

與此同時,也意味著禎子的自信。本多用特殊的目光來看待她。他很自重,偶爾也有所表現,使得禎子不知所措。本多敏感地意識到大伯子的眼神。看來他也不喜歡大伯子。

兩人出了旅館,天已黑了。他們依然乘上綠色的小電車。奇妙的是,這綠色的電車已溶入禎子的日常生活中。

在下坡路中途的一個小站,本多禎子下車。

“我從這兒看見他的。”

本多在十字路口指了指那條橫街,八拐角處數過去五六家,那后繡花燈光下掛著洗染后白色的把店后門前停著兩輛自行車,上面馱著裝洗理物的竹筐。

走進店堂,兩個男子并排站在大桌子前,手里拿著大熨斗在燙衣服。

本多上去問,禎子站在他身后聽。

“是的,今天白天確實有這樣的人來問過。”看來像是老板的男子,放下熨斗,朝他倆看看,答道。桌上放著一堆熨平的白襯衣。

“他來問鵜原憲一先生的衣服有沒有拿到這兒來洗。”

“那么你們有沒有接受他的衣服?”本多問。

“沒有,為了慎重起見,我又查了查賬本,沒有接受過鵜原先生的上衣。”

“上衣,什么意思?”本多反問道。

“他說大概只送來上衣,雙排扣、深灰色。”

禎子想起丈夫去金澤時穿的正是深灰色上衣。

“可是,我們確實沒有接受過,只能照實說,于是他就走了。”

洗染店老板又拿起熨斗的把手。

兩人出了洗染店,面面相覷。

“鵜原先生為什么單單把上衣送洗染店呢?”本多迷惑不解地說。

“我也不明白。”

單把上衣送洗染店,那是異乎尋常的。為什么不把褲子一起送去洗呢?換了褲子,單單洗褲子,那倒是有的。而單單洗上衣,有點兒奇怪。

難道大伯子知道憲一的這個習慣?

禎子忽然想起,問道:

“本多先生,你還記得鵜原最后離開辦事處時,穿的什么顏色的上衣?”

“是啊——”本多想了一會兒,說道:

“是深灰色。他穿的是和我從東京來時同一套西服。”

“是嗎?”

這樣看來,從那以后,憲一沒有把上衣送洗染店也未可知。

“她在辦事處時,一直穿著那套西服嗎?”

“是的。沒錯。”本多明快地答道。

那么,憲一是在失蹤后把上衣送去洗染店的。只洗上衣,有什么理由呢?難道特別弄臟了?可是大伯子怎么會知道的呢?

現在只有一個假定,那就是憲一隱藏在金澤市某個地方,否則就沒有理由單單把上衣送洗染店。

憲一為什么要默默地隱藏在市內呢?現在也可能隱藏在某個地方。最奇怪的是,大伯子在某種程度上了解他的情況。

本多帶禎子又去了另一家洗染店。

“是的,確實有這么一位先生來查問,可是我們這里沒接受過。”老板答道。

“再到另外一家找找看。”本多對禎子說。

“不,我看算了。”

禎子累了,她覺得再一家一家去找,結果都是一樣的。

“是啊。”本多同情地望著禎子,說道:

“那么在這一帶找個地方喝杯茶吧。”

咖啡店就在對面。當份子要了咖啡后,把自己心里的事情說了出來。

“本多先生,我想明天乘火車回東京去。”

“嘔?”本多把咖啡杯拿在手中,眼睛注視著她。“您還是要回去阿。”說著,露出失望的神色。

禎子躲開他的視線。她要暫時離開金澤的原因之一是因為本多的存在。

“不知不覺呆了這么長時間了。不回東京一趟,有些情況弄不明白。我想回去落實一下。”

這是她的真實心情。

本多默默地點點頭。可是他依然是失望的表情,這使禎子感到有壓力。

“那么你哥哥一起回去嗎?”本多注視禎子的臉。

“不,我一個人回去,最多打個電話告訴他。”

這句話意味著她對大伯子不信任,或者說,她和大伯子是對立的。

也可能是本多了解她的意思,這才恢復了平常的表情。

“這樣也好。”本多謹慎地表示贊成。‘大伯子可能還要在金澤呆些時候。他逗留中的行動,我會寫信告訴您的。”

本多直盯盯地凝視禎子的臉,好像發表“宣言”似地說道。

本文由勵志大學www.izantx.live整理發布
 
上一章 [ 返回目錄 ] 下一章
 
激情世界杯怎么玩 幸运排列3走势图 大乐透中几个号算是中奖 麻将软件赢钱工具 极速赛车吧 天津时时彩 黑龙江快乐十分走势图真准网 三3d开奖结果 极度性感黄色片 浙江十一选五爱彩乐 辽宁快乐十二选五一 韩国十大三级片 河南11选5奖金等级 陕西的十一选五开奖 麻将透视软件 时时彩河南十一选五走势图 辽宁彩票35选7